大安溪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925|回复: 0

[情感故事] 女孩子的眼神我本来就不懂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7-5 10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。我分明看到一双美丽的眼睛在向我张望,让我不解的是,她的眼睛里却是感激的眼神。我摇了摇头,心想可能是我领会错了,女孩子的眼神我本来就不懂。
  每天,我还是乘坐地铁穿过这个城市来来去去,清晨的车厢总是那么空旷,我还是象往常一样宁愿站着。很多次我都遇见了那个姑娘,不管车厢里有多空,她总是向我走来,轻轻地坐在我身边的座位上,令我满心的疑问。但我没有问她,因为我没有搭讪的习惯,也因为我怕她不理我。我们本来就是素不相识,我想,这可能是姑娘的秘密,我无权过问。
  她不是每天都来,当她不在的时候,我的心里就感到空荡荡的,就象这空荡荡的地铁车厢。从此,我的心里有了一种期待,期待着每天能在地铁上遇见这个姑娘。
  4
  有时候,我觉得我就象是关在笼子里的狼,静静地舔着自己的爪子,野性被深深地藏在了迷茫的眼睛里
 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,地铁到站了,我随着人流往外走,看到她就在前面。不经意间,我发现一个矮小的胖子不怀好意地向她身边凑,而她正惊恐地躲避。狭小的车门,拥挤的人流,她小心翼翼的躲避显得无济于事。她回过头来,用求助的眼光看着我,可怜巴巴的样子谁看了也会心疼。我推开前面的人群,一把抓住那小子的脖子,象拎小鸡一样把那家伙拖下了车,拖出了很长一截路,扔了出去。那家伙趔趄了一下,却没有摔倒。
  我以为那家伙只是吃饱了饭无聊,教训一下轰跑了就没事了。没想到,我刚转过身,脑袋上就挨了一下,回头去看,脖子上又挨了一拳。我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头,肚子上又被踹了一脚,踹得我半蹲了下去。接着,好像是三个人的拳脚象雨点般向我招呼过来。
  我护住头,向四周张望,周围只有伸长脖子看热闹的人,却看不到她的身影。我的心一沉,空荡荡地。这时,一只脚踢中了我的下巴,血从嘴角流了出来。我心中一股无名气升起,大喊一声,抓起那只脚拧了大半圈,一个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。我直起身来,盯着眼前那家伙咬牙切齿的脸,一拳准确地打在他的耳根子上,拳头和脸面骨、脖子接触一霎那的清脆的“喀嚓”声清晰可闻,这家伙象棍子一样倒了下去,嘴深深地啃在了水泥地面上。剩下的那个,就是刚才那个矮胖子,被吓得手足无措,我抓住他的袄领子,拿他的头就向一根水泥柱子撞去,那家伙吱哇惨叫,手脚乱抓乱刨,但丝毫也无助于减缓他的头撞向水泥柱的速度。就在他的头撞向柱子的瞬间,我硬拽住,照着后脑勺给了一下,他抱着柱子滑到了地上。
  我叹了口气,抹了一下嘴角的血,转身要走。我转过身,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我的眼前,一头随意而整齐的秀发,一张白生生的脸,一双无辜的眼睛。她正仰着头,眼睛凸鼓鼓地看着我,我突然觉得我很高大。那正是她!
  我心里的烦躁一扫而空,涌起了阵阵暖意。
  “你没走?”
  “嗯!”她拼命地点头,眼睛充满了愧疚,好像是生怕我误会她没心没肺,“谢谢你”三个字说得很轻,很小心。这样的女孩子,心地一定非常好。
  她拿出一张手帕,想擦拭我的脸,我发现,她的手微微发抖,不敢靠近我的脸。
  “我自己来。”我接过手帕,发现手帕很白,很干净,我又还给了她,说:“不用了。”
  她接过手帕,象下了决心,手帕轻轻地触到我的嘴角上。她小心,很认真,好像这样才能表达对我的感激。
  我一动也不敢动,脸旁感觉到了她呼出的气息,听到了她的呼吸声,很轻,很急促。
  看热闹的人走散了,地铁站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
  她突然说:“你的样子很野。”娱乐城开户betsai.com
  我心里不高兴,心想,就算我不是为了救你,你也不能这么说我。
  她感觉到了我的不快,急忙说:“不是,我听过你唱歌。”
  我的歌?我的歌很伤感,很轻柔,那怎么叫做“野”。她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我。
  可能是我的样子很野,其实我的心更野。我的心象冬季干燥草原上的野火,在大风的追逐下,熊熊燃烧,无法控制。她可知道,我心中的野性,不是因为那三个混混,而是因为她。
  我想弄明白在心里埋了很久的那个疑问。我问她:“地铁的车厢很空,有很多座位,你为什么只坐在我的身边。?“
  她笑了,有点羞涩。她说:“因为我害怕。”
  “早晨天还没大亮,地铁的车厢很空,车窗外很黑,叫我害怕。我想坐在有人的地方,才不害怕。”
  原来如此,就这么简单。
  “嗯,就是这。”这次,她说得很平静。
 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这不过是一场误会,可我的心里一点也不懊恼,因为,这样的好姑娘,就是遇见也是一种幸运。
  和女孩子站在一起久了,难免尴尬。我想她的感觉也一样,这样站在一个男人身边,时间长了,感到有点局促。我们谁也不肯先走开,对我来说,是舍不得,对她来说,是怕伤了我的心。
  这时,又一辆车进站了,车站上的人又多了起来,我们谁也没有动,但却有意地任凭人流把我们冲散。
  人群中,我还能看见她,微笑着向我挥手。
  5
  我醒来了,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,头上流着血,浑身疼痛,身体沉重僵硬得像是不属于自己一样。
 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难道我被人揍了?被打的人是我,而不是他们。
  我向四周张望,周围围看我的人睁着惊恐的眼睛逃散。我还是看不到她的身影。
  我抹了抹脸上的血,点燃了一根烟,第一次发现浓浓烟非常地柔和。我看到,那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太太恶狠狠地瞪着我,但并没有上来罚我五块钱。
  我在旁边人异样的眼神中走出了地铁站。郊区秋天里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。
  我浑身的肌肉突然松弛,精神的紧张突然消失,我禁不住全身颤抖。
  我伏下身去,禁不住抽泣。轻轻的抽泣声清晰地回荡在在寂静的清晨。
  我发现,我从来没有真正地哭过。我也发现,哭可以使人的心情高一点。
  清晨街道上匆匆走过的人,向我投来奇怪的眼神。betsang.com
 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,空气中飘着离意。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。这座城市从陌生到熟悉,要离开时,心里却感到了依恋。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乘坐这趟地铁。
  在地铁里,我遇到了她,我们象陌生人一样互相看了一眼,擦肩而过。我们本来就是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陌生人。
  我忍不住回头去看她,发现她正在回头看我。我发现,在她看我的时候,眼睛里确实含着柔柔的关切。
  6
  那天夜里,我的歌声里掺杂了心里的哭声。
  心中有首歌,总是在为我伴奏
  那首歌,就好像在城市的天边,
  那时候,我在走在城市的街头。
  寂寞时,那首歌总在耳边响起,
  好像是在为我的沉沦伴奏。
  我想让那不和谐的音乐暂时停止,
  好让我静静地听听那心中的歌,
  不知道她是魔鬼还是天使,
  为什么总让我挥之不去。
  那首歌,就在城市的天边,
  总是在我的耳边响起,
  她现在好像已经离我而去,
  不愿意为我的沉沦伴奏。
  嘈杂的酒吧突然寂静下来,耳边的音乐一下子变得清净,我第一次真正听到我的歌声,真好像是在某个寂寞的地方响起。
  我不知所措,求救的眼神向后面望去。我看到,那个平时总好像在梦里的键盘首,正看着我向我微笑。
  7
  很久很久以后,我驾车驶在那个城市的街头。
  那是一个冬天,空气里飘着很轻的寒意,有碎碎的雪花从天空飞下,这样的雪花,看起来十分地孤独,看不到下大雪那样的缠绵。
  我又看到了她,正走在人行道上。在零散的雪花中,她的眼镜正望着天空,好像在寻觅着什么,又好像是在聆听着什么。
  我开着车疾驰而过,感觉到她和周围的一切一起呼啸而去。
  我耳边又响起了那首歌,正在为这呼啸而去的一切伴奏。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